热心市民通先生

咸鱼。丝路无差。无差,巜巜无》〉差》》

记一个丝路组的脑洞,魔药课教授与一个把自己搞成猫的学渣。


老王真是问题学生了。


有空我就写粗来。

迟到了n久的生贺

【丝路】星辰陨落入海

依旧无差啦
————————————————————
我听漩涡大笑,狞笑,他吞噬了我水中的脸,抹去了月亮的皎洁。我听森林哭泣,摇摆,他是太阳的罪人,是梦里的另一个我。于是我后退,我奔跑,我失去了我的星星,他焚烧自灼,他陨落入海。

王耀的手掌抚过墙上已磨的光洁的花纹,手指顺着羊齿草花纹的痕迹划过,又在中间的鸽子状的图案上多停留了几秒。上面积了灰,这使得他修剪整齐的指甲上沾了些许。

随后便是壁炉,白色的大理石,是光滑而冰凉的。壁炉的背景是酒红色的———尽管王耀看不见这样明艳的颜色。但他听过凯撒的描述:红色的墙与白色的壁炉,炉中有燃尽了的木炭,壁炉上的花瓶中是他新釆摘的清晨时盛开的玫瑰,时常有鸟儿栖息于窗...

【丝路】The Gene(1)

hh我胡汉三又回来了!是科幻文。

"我愿违背我的天性,忤逆我的本能,不论贫穷富贵,不论生老病死,我将永远相伴,并永远爱你。"

王耀不信神,他只相信科学,就像所有苛刻严肃的学者。他对自己信仰的坚守近乎执着。

我深知人性本恶,也不愿亵渎不属于自己的信仰,王耀向爱人说。但你的出现却令我开始期盼并向往着那些少见的美好。

他的手放在交错叠加的书籍《进化心理学》和《自私的基因》上,向爱情妥协。

而此刻,他开始质疑自己的毕生心血,他聪明的大脑发出疑惑,他戴着婚戒的手在不住颤抖。合金材质的门在缓缓打开,这是他最后的退路。

"我便知道,您终会选择来见我。王教授。"

"你知道我的目的,阿尔弗。"

"自然。"

"对于瓦尔加斯教授的事...

【丝路】古树

hp设的小段子。
——————————//—————————-

"教授,您像清风一样,翩若惊鸿,英姿飒爽。"初来乍到时,面容姣好的女教授如是夸赞。

"我知道。"王耀目不斜视,拂袖而去。

"校长!您像是太阳,光辉万丈,不可斗量。"他的学生们英气勃发,且敬他爱他。

"我知道。"王耀扶了扶镜框,马不停蹄的起草交与魔法部的法案。

"你就是只狐狸!老奸巨猾!我赢不了你,十年前如此,十年后还是这样!"他的敌人灰头土脸,不甘心的嘶吼。

"我知道。"他仅余的一只眼睛冷冷的望着敌人,魔杖轻提,便是身首分离。

"先生,您原本可以有一个似锦前程,您本可以名垂青史。可是为什么要收养我,又为什么要退隐到这般与世隔绝的地方?"孩子仰头看...

你听,地中海的波涛正冲刷着淹没他的血迹。
自远方而来的金器中承载着埋葬他的黄沙。
你听,云儿路过那片大地时放轻了脚步。
风儿掠过那片天空时弯腰拾起了残花。
那儿是商人们流连的宝地。
是神明起舞的净土。
那里———我的孩子,你听,夜莺在为我的爱人唱着天籁般的哀乐。

【联五小段子】老司机

小段子,正经的跟你讨论污水的处理问题。

------------------

"喂,我说…你们活了也挺久了吧。"阿尔躺在真皮沙发上吸流着蝌蚪啃蜡,刷着手机屏说道。

伊万正在另一个沙发上用遥控器漫无目的的调着电视频频道,王耀躺在正中间的长沙发上垫着本书,用一只银色钢笔在文件上涂涂改改,而亚瑟和弗郎正在厨房的冰箱里翻箱倒柜的寻找冰镇的饮料。

亚瑟听到阿尔的话,抬了抬埋在冰箱里的头,说:"嗯,是啊,比起你的年轻四射,我们可真是老了不少呢。"

"那你们应该也不是处了吧。"

"嗯?"

伊万挑了挑眉。

阿尔奸笑着挥了挥手中的电话,屏幕上是一条...

【丝路】【知乎体】请问你们收到过哪些奇特的礼物?

海外知乎体【???】,小费里视角,《早餐》衍生产品。还请客官笑纳。

--------------------

【Zhihu】请问你们收到过哪些奇特的礼物?

pasta的天使长

谢谢@tomato的天使长 @801 邀请,另外老哥,我劝你少跟安东尼奥待在一起。会变傻的。

咳咳,让我们切入正题。

主人公是我的俩个爷爷,是的,闭上你的下颌骨。俩个男的,我和我哥的爷爷。

而且说是爷爷辈儿了,但他俩长得却一点也不显老,60岁不满的年龄,30岁出头的脸。令我的马其顿·中年秃头·老师着实羡慕。

再介绍...

【丝路】白马过隙

修改重发,外加结局与番外,谢谢客官们,开学一定要快乐呀。

--------------------------

————《庄子·知北游》有云:“人生天地之间,如白驹过隙,忽然而已。”

1.
依旧是午后,依旧是这间屋子,依旧是这四个蠢货,甚至连会议主题都依旧不变。
换汤不换药,变着法子裁制俄丨罗丨斯。要不然怎么说美丨国对他可是真爱呢。
王耀单手撑着脑袋,手中的万特佳钢笔以一线偷偷窜到梨花木桌上的阳光为分界,在左右两端刻着什么,而眼神却从顺时针方一一向扫过联五的其他四个。
亚瑟与弗朗依旧以岁月静好的表情倾听着世丨界丨警丨察的话语,样貌甜美宛若电视节目上的知心...

【丝路】【冷战】早餐

摸一个小甜饼,14岁叛逆期白切黑费里小天使视角,中(老)年医生耀与中(老)年大厨罗马的日常发狗粮,闪瞎小费里。

人设有毒,看文不打人,打人请给钱谢谢。

-------------------

与被子缠绵许久后,我终于痛下决心离开了它于我的温暖与母亲怀抱般的柔情,拖沓着那双熊猫形绒毛托鞋,一步一个脚印,万分沉重的,如同上刑场一般踩着好似通往地狱之门的楼梯下楼。

去他母亲的,

说白了就是我饿了。

每个难得清闲的双休日的早晨,我都是不被饿醒绝不起床的那类人,但我的同胞哥哥罗维诺却与我完全不同,那个死傲娇总是一边说着我出去才不是为了和他们玩,只是自己...

© 热心市民通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