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心市民通先生

咸鱼。丝路无差。无差,巜巜无》〉差》》

【丝路】人间喜剧(3)

其实这章两天前就写好了,但后文半天都憋不出来⋯先发了先发了

—————————————_—


后来的几周,不论是欧洲的英灵还是国家都开始三天两头的住中国的迦勒底分区跑。不过除了费里与罗维诺和他家的英灵,基本上都被一一婉拒。



不仅是因为对老祖宗的关心,对王(此)耀(事)的担(八)忧(卦)也占了很大部分。



亚瑟暴躁的挂断已经整整五周未接通的电话,给王耀发了一条语音。



"老头!!!你旷工五周了五周了五周了电话不接短信不回提笔签个字很,难,吗???"



按照电影情节,此刻的亚瑟应当潇洒的大幅度挥动臂膀,让手机以一条优美的弧度坠入蒙雾的泰晤...

做了两表情包,表达一下我对丝路组浓浓的爱意

【冷战】反派最讨厌爱情

明明欠着一屁股债却还是要勇敢的开新坑的我,会写完的!咕咕咕⋯


————————————_一


51岁的伊万·布拉金斯基先生死于东欧平原的暴风雪。



他尸体的手腕上有绳子的勒痕,腹部有大面积的淤青,背上带着擦伤。这直接证明他生前处于被控制的劣势状态。



可他身上没有人为的致命伤害,事实上,他死于呼吸系统冻结而导致的窒息,通俗的讲,他是被冻死的。



这太丢人了,对于一名特工。



可对于一名特工,他又实在是好命。



阿尔弗雷德·琼斯先生愤愤的嚷嚷。



什么,我?哼,当然,我是最完美的,我...

【丝路】人间喜剧2

这些英灵,那个不是千百年前的老狐狸了。生前可纵横天下,就算死了,又是复原在与古时如天翻地覆一般的当下,也依旧能混的如鱼得水。



就像某位名人所说,有些人死了,可他还活着,有些人活着,但他己经死了。



—————更何况有些人死了又活了还在自己的坟头蹦迪。



于是作为研究历史为主要意义而诞生的无所事事的英灵总要给自己找点乐子,而且既然是找乐子就要玩票大的,要功成名就还要置死地而后生。



比如接触一下本世纪最高成就———互联网。



于是英灵们天赐的脑瓜壳儿开始飞速运转,一腔千年的热血,一对灵活的双手。冲动无畏的英灵以键盘为刀以鼠标为剑,免不...

【丝路】人间喜剧

被政哥哥炸尸,一鼓作气把很久之前的一个fgo的au的脑洞码了出来。重度ooc,设定魔幻,基酱英灵化。(完全完全不敢打tag了都⋯


王耀,集上下五千年历史于一身,拥高成度文明底蕴于一体的泱泱大国。上可对诗词歌赋,下可敌千军万马。知天文识地理,君子六艺五德四修样样精通。于是成功男士王先生的某战略性合作伙伴是如此评论的:他?———一个把自己活成了起#网穿越流杰克苏的男人。就连他的商业克星都恨的咬牙切齿:天杀的老狐狸,不死的老妖怪。王耀不甚在意的将这作为赞扬接受。



————所以如此这般,开的了火车划的了航母空手建原子弹目标星辰大海的黄金单身汉兼职一个御主的职务有什么令人诧异...

【丝路】星辰陨落入海

依旧无差啦
————————————————————
我听漩涡大笑,狞笑,他吞噬了我水中的脸,抹去了月亮的皎洁。我听森林哭泣,摇摆,他是太阳的罪人,是梦里的另一个我。于是我后退,我奔跑,我失去了我的星星,他焚烧自灼,他陨落入海。

王耀的手掌抚过墙上已磨的光洁的花纹,手指顺着羊齿草花纹的痕迹划过,又在中间的鸽子状的图案上多停留了几秒。上面积了灰,这使得他修剪整齐的指甲上沾了些许。

随后便是壁炉,白色的大理石,是光滑而冰凉的。壁炉的背景是酒红色的———尽管王耀看不见这样明艳的颜色。但他听过凯撒的描述:红色的墙与白色的壁炉,炉中有燃尽了的木炭,壁炉上的花瓶中是他新釆摘的清晨时盛开的玫瑰,时常有鸟儿栖息于窗...

【丝路】The Gene(1)

hh我胡汉三又回来了!是科幻文。

"我愿违背我的天性,忤逆我的本能,不论贫穷富贵,不论生老病死,我将永远相伴,并永远爱你。"

王耀不信神,他只相信科学,就像所有苛刻严肃的学者。他对自己信仰的坚守近乎执着。

我深知人性本恶,也不愿亵渎不属于自己的信仰,王耀向爱人说。但你的出现却令我开始期盼并向往着那些少见的美好。

他的手放在交错叠加的书籍《进化心理学》和《自私的基因》上,向爱情妥协。

而此刻,他开始质疑自己的毕生心血,他聪明的大脑发出疑惑,他戴着婚戒的手在不住颤抖。合金材质的门在缓缓打开,这是他最后的退路。

"我便知道,您终会选择来见我。王教授。"

"你知道我的目的,阿尔弗。"

"自然。"

"对于瓦尔加斯教授的事...

【丝路】古树

hp设的小段子。
——————————//—————————-

"教授,您像清风一样,翩若惊鸿,英姿飒爽。"初来乍到时,面容姣好的女教授如是夸赞。

"我知道。"王耀目不斜视,拂袖而去。

"校长!您像是太阳,光辉万丈,不可斗量。"他的学生们英气勃发,且敬他爱他。

"我知道。"王耀扶了扶镜框,马不停蹄的起草交与魔法部的法案。

"你就是只狐狸!老奸巨猾!我赢不了你,十年前如此,十年后还是这样!"他的敌人灰头土脸,不甘心的嘶吼。

"我知道。"他仅余的一只眼睛冷冷的望着敌人,魔杖轻提,便是身首分离。

"先生,您原本可以有一个似锦前程,您本可以名垂青史。可是为什么要收养我,又为什么要退隐到这般与世隔绝的地方?"孩子仰头看...

你听,地中海的波涛正冲刷着淹没他的血迹。
自远方而来的金器中承载着埋葬他的黄沙。
你听,云儿路过那片大地时放轻了脚步。
风儿掠过那片天空时弯腰拾起了残花。
那儿是商人们流连的宝地。
是神明起舞的净土。
那里———我的孩子,你听,夜莺在为我的爱人唱着天籁般的哀乐。

© 热心市民通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